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案例展示

【历史拾遗】范文岗感受谭嗣同

时间:2018-08-17 23:28:40  来源:本站  作者:

  年参加工作,在工厂十年。后调入磴口县广播电视局,任编辑、记者。之后,入磴口县委,任秘书。再后,担任行政领导职务。多年间,在各级报纸刊物广播发表小说、诗歌、相声、新闻报道等若干。

  2013年10月7日早上,浏阳淅淅沥沥地开始下起雨来。一个多小时后,远处的山峦及山上的翠竹绿树和整个浏阳城,便笼罩在茫茫的烟雨中。

  谭嗣同,这位中国近代史上“戊戌变法”的杰出代表人物,他的英雄事迹和他所从事的变法事业,上中学时就有所了解。而谭嗣同纪念馆和谭嗣同故居就坐落在浏阳,因此,参观谭嗣同纪念馆和谭嗣同故居,近距离的感受这位中国近代史上的风云人物,是我们来到浏阳后的一项必不可少的安排。于是,我们冒雨前往。

  谭嗣同纪念馆位于浏阳市才常路89号,谭嗣同故居位于浏阳市城里北正街90号。

  谭嗣同纪念馆也称“谭嗣同祠”,始建于民国二年(1913年),坐北朝南,两栋一厅,砖木结构,现设有“谭嗣同生平事迹陈列展”和“戊戌变法纪念展”,内有康有为写给谭嗣同的挽联以及梁启超书赠的横匾“民国先觉”。谭嗣同故居建于明朝末年,因谭嗣同父亲谭继洵官至湖北巡抚,官阶显赫,奉旨命名为“第官邸”,简称“大夫第”。故居保存着谭嗣同的书房、卧室、会客厅等,是谭嗣同读书会友、寻求救国真理、从事变法活动的地点之一。谭嗣同在这里居住多年,被害后,其夫人李闰在此居住。李润在她的公公李继洵的鼓励支持下,用自己的部分家产,兼得公私资产的捐助,创办了浏阳第一所女子学校,培养造就了许多女性师资。

  谭嗣同,字复生,号壮飞,生于1865年,幼年丧母,受父妾虐待,养成了奋发向上的性格。他少年时先后拜欧阳中鵠、涂启先、刘人熙等浏阳学者为师,博览群书,兼习西方自然和社会科学著作,对魏源龚自珍甚为赞赏。他好任侠,喜剑术,与义侠大刀王五结交。谭嗣同二十至三十岁间,为父命所迫,曾六赴南北省试,但因不喜科举时文,屡考不中。在此期间,他游历了直隶、陕甘、晋、鲁、豫及大江南北等省,观察风土,结交名士,开阔胸怀视野,目睹了清朝统治腐败、灾民流离、哀鸿遍野的景象,益想奋发有为,立志救国救民,故自名“壮飞”。

  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中清军惨败,次年签订《马关条约》,丧权失地,群情愤慨。康有为在北京发动“公车上书”,揭开资产阶级变法维新的序幕。

  1896年,谭嗣同痛感《马关条约》的签订,写下了一首悲愤之诗:“世间无物抵春愁,合向苍昊一哭休。四万万人齐下泪,天涯何处是神州!”

  在民族危亡与维新思潮的激荡下,谭嗣同在思想上发生巨变,痛感自己三十年前的精力多事于考据辞章,无补于事,决心抛弃旧学,致力于维新变法。遂与唐才常等在浏阳筹建算学馆,创新学,提出变法主张,首开湖南维新之风。

  为追求新思想、学习新知识,谭嗣同于1896年北游访学。他先后至上海、天津、北京,访问英美传教士,购阅西方书籍,看到机器、轮船、火车、电线,参观煤矿、金矿,还看到西方传入的计算器等科学仪器,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自然科学发生兴趣。访学中,他遍交维新人士,结识了梁启超。

  1896年至1897年,谭嗣同以父命入资为候补知府,在南京待委,此间常往上海与梁启超讨论学问,研究变法理论。

  1898年2月,谭嗣同回到湖南,在巡抚陈宝箴、按察使黄遵宪、学政江标的支持下,与唐才常等创办时务学堂、南学会、《湘报》、延年会、群萌学会,倡导开矿山、修铁路,宣传变法维新,推行新政,使湖南成为全国最富朝气的一省。

  1898年6月11日,光绪帝下诏变法。谭嗣同被荐,奉召于8月21日进京。9月5日,光绪召见谭嗣同,并授以四品“军机章京”,使其直接加入新政府的决策机构,与林旭、杨锐、刘光第一同参与新政,时号“军机四卿”。

  由于以光绪为代表的维新派和以慈禧为首的顽固派斗争日益激烈,已发展成为不可调和的矛盾,慈禧与亲信密谋,欲借天津阅兵的机会废光绪帝。紧急关头,谭嗣同于9月18日夜独身前往法华寺袁世凯住处,欲说服握有军权的袁世凯,幻想得到袁对变法维新的支持。谭嗣同策动袁世凯围禁颐和园,杀荣禄,囚慈禧,以解皇上之危。不料,老奸巨猾的袁世凯向荣禄告密,出卖了维新派。9月20日,康有为及时逃离京城。9月21日,慈禧太后“临朝训政”,发动宫廷政变,囚禁光绪,开始搜捕新党。

  谭嗣同决心舍身以救众生,表现出视死如归的气概。第二日黎明时分,谭嗣同命仆人敞开会馆大门,自己安然品茶,坐等官兵拘捕。

  9月24日,谭嗣同被逮下狱。他料到时日无多,在狱中墙壁上赋诗:“望门投宿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9月28日,谭嗣同与杨深秀、杨锐、林旭、刘光第、康广仁六人在菜市口同时被害,世称“戊戌六君子”。

  谭嗣同死时年仅33岁。第二年,骨骸运回原籍湖南浏阳,葬于城外石山下。墓前华表刻有对联:“亘古不磨,片石苍汇立天地;一峦独秀,群山奔赴若波涛。”

  第一次机会来自父亲。1898年9月5日,光绪帝授谭嗣同四品“军机章京”,当时其父谭继洵已升任湖广总督。一身为官的谭继洵自然洞若观火,他曾三次去信对谭嗣同晓以利害,命其退出变法,以避“杀身灭族”之祸。对父亲的规劝,谭嗣同毫不妥协。

  第二次机会来自梁启超。大势已去后,梁启超曾劝谭嗣同一同出逃,但被其拒绝,说:“不有行者,无以图将来;不有死者,无以酬圣主。”

  第三次机会,梁启超避居日本使馆后,日本使馆方面表示可以为谭嗣同提供“保护”,这是最后的机会。但谭嗣同坚辞不受,并傲然宣称:“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因变法而流血者,此之所以不倡者也;有之,请自嗣同始!”

  谭嗣同从事的变法事业虽然最终失败了,但他强烈的爱国主义思想和冲决网罗的战斗精神,鼓舞和激励着千千万万的仁人志士前赴后继的革命斗争。

  谭嗣同故居的一副对联是对谭嗣同品质和革命精神的极好写照:“横刀向天英雄血洒菜市口;坚脊如鉄赤子魂飞浏阳河。”

  从谭嗣同故居出来的时候,雨还在下着。雨中望着这幅对联,我忽然想到为人民英雄纪念碑撰写的碑文,它,堪以告慰谭嗣同等革命志士的英灵:

  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