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陈赫郑恺加盟的《青春同学会》在人物冲突做减法或可提升观感体验

时间:2018-10-01 03:15:30  来源:本站  作者:

  毕业一别,便给人生划下了楚河汉界。毕业多年的你,再次回忆青春,对曾经的班集体是什么样的印象?当这样的问题摆在面前之时,相信每个人心中都会有各自不同的答案。在上周六东方卫视首播的《青春同学会》中,嘉宾们也给出了他们的答案。

  或是对时间积淀情感的感慨,郑恺说:“我们刚毕业十年,这十年很多人都在奋斗,都在努力。”或是对同学如家人般的眷念,刘红梅说:“我觉得像个家,真的就是很亲的兄弟姐妹。”或言语间对集体自带骄傲和自豪,张殿伦说:“上海戏剧学院表演04级,非常团结,人才济济。”

  从《青春同学会》第一期节目CSM52城收视来看,收视率0.581%,收视份额2.18%,在周六卫视晚间时段节目排名第十。这样的成绩,对于节目的首播期而言,不容乐观。内容是节目能否获得观众青睐的首要因素,故而暂且抛开其他因素,单从内容构建这一维度来剖析其失利的原因。

  从节目流程来看,和大多数真人秀节目一样,第一期节目整体流程由几大版块组成,嘉宾出场集结——接到公演任务并稍作讨论——制作、享用晚餐——晨起活动——讨论剧本——晚间聚会。由于公演准备时间短,在讨论环节将时间的急迫感和公演的高难度体现地淋漓尽致,87级所呈现的主要矛盾在于舞蹈有难度,04级所存在的主要矛盾在于模范班长面对网瘾青年散漫的无奈,因此人物关系有些“剑拔弩张”。

  其实,一期节目看下来,整体内容节奏相对松弛,但由于公演前期准备的内容穿插其中,导致整体的节奏时快时慢,气氛时而轻松明快时而紧张激烈。整体故事线在动画花字的辅助下逻辑分明,但这样如过山车般的节奏和频频出现的人物冲突多少让观众产生疲惫感。有趣的是,笔者在观看节目时,就有看到弹幕中有“现在综艺都是这样,制作冲突点,最后都会和平结束”、“这是剧情安排”这类质疑节目的评论。

  人物冲突是真人秀节目最常用的手法之一,满足大众的求知欲、猎奇心来博眼球、赢收视。但如今时过境迁,当佛系、道系等随性人格集体出现,并成为大众津津乐道的自称名词,真人秀节目里的人物冲突早已不是最吸人眼球的卖点。加之,向往诗和远方的慢综艺诸如《向往的生活》《中餐厅》等节目的走红,大众对于和风细雨式的综艺节目更为青睐。

  当然,不可否认,冲突性是真人秀的三大特征之一,但可以给《青春同学会》有所启示的是,冲突并非一味围绕人物关系上来构建。毕竟,在真人秀热潮初到来之时,人物冲突这样的叙事手法在节目中运用过太多次。故而在观众心中,节目中大多冲突均是“剧本作怪,和平收尾”固定套路的呈现而已。

  同时或是与所邀请嘉宾的专业属性有关,节目前期设定内容围绕表演展开,但从网友讨论的话题来看,所讨论最多的并非是表演的专业知识,而是他们讲述往日时光里的笑和泪,最容易引发观众共鸣、触发观众感慨的情感按钮。就如在曾经红极一时的网络歌曲《北京东路的日子》一样,尽管旋律普通,但歌词里的“季风、洋流、白色校服、门卫叔叔、食堂阿姨”是所有人学生时代共有的回忆,顺势地勾起所有的校园回忆,撩到一波情怀粉。

  当观众在电视机前看到嘉宾们多年重聚之时,能够从他们身上看到成长的印记,这也是节目增强观众粘性的一大原因。比如,曾经在同学印象中什么都不会做的江珊,竟然一个人做了一大桌子菜时,让陈小艺感慨万分:“她完全跟我以前知道的江珊不是一样的,这个变化就特别大,所以说生活真的能够练就或者改变一个人。”

  多年之后的重逢,岁月在他们脸上留下的痕迹,也让他们练就一身本领,这样的情感共鸣是容易触发观众的情感开关,因此,制作方或可考虑在之后的节目中人物冲突做减法,在情感共鸣上做加法,平衡专业表演知识的业务交流与同窗老友生活互动之间的比例,给观众更好的、无导演痕迹的视听体验。

  同学情谊这一内容,在当下综艺节目中并不少见。在《中餐厅》中,赵薇和黄晓明这一对同学CP有趣而默契的互动圈了一波粉,其间大学班主任崔新琴还加盟节目,为两人之间的同学情谊的迸发增添一把催化剂;在《跨界歌王》第一季总决赛时,李光洁邀请了大学同窗陈思诚一起合唱《睡在我上铺的兄弟》,追溯大学时期同窗的青涩时光;在《脱口秀大会》中袁弘以段子手的论调,细说“袁胡”之间相处的点滴,这一片段曾在微博上被各类大V转发……

  “同学情谊”这一概念在综艺节目中运用从某种角度来说,对于节目是锦上添花,围绕当期节目的主轴增加素材,而《青春同学会》则让“同学情谊”从配料变成了主菜。

  一方面,单纯以“同学”切入的这一品类综艺节目往远了可以追溯到2000年初的从北欧引进的《老同学大联欢》以“老同学”的名义为旗帜,用“大联欢”的形式为载体,以同学情谊与往事追忆做切入点,以名人与老同学聚会的方式,将怀旧、忆趣的谈话与机智轻松的游戏两条主线交叉贯穿。

  就近看则有如今已经停播的《明星童乐会》,嘉宾在现场的隔离室听现场的“老同学们”谈谈童年一起经历的趣事、故事来辨别出久未谋面的同窗老友,一起回忆童年及成长中的种种过往。但就近年综艺市场的品类来看,单纯从同学情谊这一角度切入的大体量在播综艺节目算是空白。

  另一方面,尽管青春校园题材也是近年大受欢迎的影视剧类型,从《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到《致青春》,从《最好的我们》到《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从《微微一笑很倾城》到《夏至未至》,这些剧集无不打着青春校园题材旗号在谈着校园恋爱,单纯讲述同学情谊的戏份沦为配料。在这样的现实情境之下,从题材到内容的欠缺,《青春同学会》敏锐嗅到这一市场契机,以同学情谊切入,填补类型空白、丰富内容品类,也是合乎现实情境之下的市场需求。

  但这档节目播出并不顺利。节目原名为《欢乐同学会》,此前所传出的消息是由江苏卫视和欢乐传媒共同打造播出,几经曲折又在东方卫视播出。无独有偶,最近热播的《向往的生活》第一季原定平台是东方卫视,后来移至湖南卫视,热播的《小镇故事》也曾在湖南卫视、浙江卫视之间游离,最终定档江苏卫视。

  随着制播分离政策进一步分化,外包传媒公司承接卫视综艺已不是罕事。但与此同时,项目存在不稳定因素大大增加,小到嘉宾溜号,大到平台置换等都成为制作公司在进行内容创作时必须自我面对和承担的风险,节目最终顺利播出并取得良好反响都是万幸之事。

  整体而言,《青春同学会》播出时间恰在毕业季,从立意上来说,将其他节目中的“配料”变成主菜,合时合境,而节目内容的后期呈现还需再三斟酌,减少“花少式”人物冲突的“导演痕迹”,多一些真诚的情感交流更得人心。毕竟,节目主体嘉宾大都是在镁光灯照射之下的明星群体,“没头脑式的不高兴”难得人心。

  外加,娱乐圈本是一个名利场,对他们而言,最好的同学情谊如张殿伦所说:“不管现在到了什么所谓的地位,所谓的名气,还是繁华落尽,都不忘初心,还是那个样子。”而这个道理,同理于每一个行业、每一个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