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慢综艺节目的中国故事构建及发展策略探析

时间:2018-07-09 22:27:15  来源:本站  作者:

  摘 要:2017年,湖南卫视慢综艺节目《亲爱的客栈》获得高收视。节目以刘涛、王珂夫妇、阚清子、纪凌尘这对情侣和陈翔五位嘉宾在泸沽湖畔经营一家客栈为主要内容讲述故事。故事叙事留白,节奏舒缓,画面清新,以精英文化观照当下,力求营造治愈系风格。此外,节目借助网络平台打造正能量话题,讲述中国故事。慢综艺在发展时应注意保持真实的品格,凸显中国文化,注重中国故事的品牌打造与国际传播。

  2017年下半年,湖南卫视慢综艺节目《亲爱的客栈》继续《向往的生活》和《中餐厅》的热度,展现了高收视。数据显示,自十月开播,微博提及量始终位居在播综艺之首,高达40多亿次。节目以刘涛、王珂夫妇、阚清子、纪凌尘这对情侣和陈翔五位嘉宾在泸沽湖畔经营一家客栈为节目的主要内容,讲述故事。节目组在39天拍摄时间里,采用70多个机位,跟拍90多个人,为观众展示了山水间的人文情感。节目以原生态场景记录式的观察体验,一改传统综艺理念中对于场景、人物、语言、规则等地预设,该节目人物关系明晰简单,任务单纯,拍摄地纯粹宁静,带领着观众重温喧嚣都市中逐渐遗忘的美好,一起找回因忙碌而疏远的生活。一直以来,湖南卫视的节目在讲述中国故事和传播国家形象方面体现了重要价值,2017年,湖南卫视主推的一系列慢综艺节目更是拥有观众高度认同感,体现中国文化的重要载体,以叙事见长的慢综艺节目能够凸显中国民族文化,树立和传播中国形象,讲述中国故事。

  《亲爱的客栈》(以下简称《客栈》)中,五位嘉宾分别代表着年轻情侣、中年夫妻以及单身青年三类群体,对应着婚姻家庭生活状态中的不同属性。而具体到每位嘉宾来说,性格又各有差异。刘涛是观众熟悉并喜欢的一位女演员,在节目中担任老板娘的她继续延续《花儿与少年》中不停做事的风格,在节目中被称为“陀螺涛”。王珂,一位对妻子疼爱的男人,跟刘涛一起被称为“回甘夫妇”,担任老板一职。阚清子和纪凌尘这对情侣,在节目中被称为“清尘CP”负责客房服务,再加上陈翔担任客栈管家,一个亲爱的客栈就开始了20天的营业。

  慢综艺节目在故事构建方面,通常叙事留白,节奏舒缓,让人物情节尽量自由发展,在画面上一般以画面简洁与清新淡雅为影像风格,没有太多花字与特效的呈现。不难发现,《客栈》呈现出以纪实为主的纪录片的痕迹,同时,在节目中又有故事片的形态。不同于都市快节奏中的情感关系,在《客栈》里,人与人、人与事的关系都变得简单而纯粹,没有太多悬念与冲突。“回甘夫妇”让观众窥见了当下彼此熟悉却日渐平淡中年夫妻的生活,而他们的相处模式似乎能给观众一些启发与感悟。默契在“回甘夫妇”生活中随时发生,节目将人物的动作与细节都记录下来,让这种情感在每一个镜头中传递,将人物形象符号化,增强了代入感,产生共鸣。从安静少年易烊千玺、活泼贴心的杨紫到计划求婚的情侣、相伴多年的夫妻,在客栈的日常交流中,让观众融入情感。慢综艺节目带给观众的体验式传播,是在节目制作方大规模定制的、充满陌生感、新鲜感、刺激性的主题和情境中,由明星与普通百姓一起参与任务的完成,度过一段时间并获得独特的感受或体验。在这种沉浸式的感受中,让观众一同走入这种叙事情境,获得感悟。

  电视文化通常可分为主流文化、精英文化和大众文化。在传统的综艺节目中,大部份综艺节目体现了人物的个性冲突、任务的艰巨性,观众能从嬉笑中感受到大众文化,如《奔跑吧,兄弟》。主流文化在各种以国家形象为主的纪录片如《故宫》《航拍中国》中能够彰显大国文化。而慢综艺节目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偏安一隅的精英文化。这类节目以人文关怀为主,画面精美,更注重主题的细微化、独特的审美品格和人物形象的精英化。节目通常直击现实,并通过艺术表达使观众形成共情,从而回应当下中国社会共同的价值诉求与情感诉求。

  《客栈》围绕每日的经营展开,接送客人、整理打扫房间、准备一日三餐、采购食材经营客栈与打扫客栈貌似每日的琐事,然而,这种貌似平淡的生活,却使观众远离了喧嚣的城市与快节奏的生活,带观众沉浸在远山静水中。虽是细微化的主题,简单的人物关系,但节目将人文情感与自然风光交融,亦凸显了绿色中国的当下时代命题。节目中的人物关系是“中年夫妻+青年情侣+单身青年”,简单且原生态。慢综艺节目大多采用纪实性的镜头运用,细节化的捕捉。此类节目不同于综艺节目的镜头快速切换,更注重对被摄主体的不打扰,后期剪辑的连续性。没有剧本的铺陈,打破封闭的空间,于天高云淡间让观众感受到一种“天人合一”的中国传统文化意蕴。

  看似普通的主题,折射出的正是中国社会的价值取向。每日简单的劳动,也需要大家齐心协力才能完成;美好的风景是在身边的平静的湖水、远山,野鸭与芦苇;向往的生活正是与相爱的人在一起过着平凡的生活……中华文化渗透在中国人民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中。这样的慢生活,更加追溯生活的本身,能够走进观众的心灵,让观众探寻生命的意义。

  泸沽湖素以摩梭人的独特风俗与秀美风景著名,当地独特的地域文化更凸显了节目的主旨:纯粹、简单。慢综艺独特的美学风格,能提升观众审美品格,满足当下人们的审美表达方式、契合审美需求。[1]节目的选取地泸沽湖,自然环境和人文气息的有机交融,丰富和拓展了节目的意蕴内涵,增强了节目的厚重感。

  场景打造顺应了当代人们的审美趣味和表达方式。不同于城市的钢筋水泥,《客栈》的拍摄地选择了两层的木质结构房屋。坐落在湖边的客栈需要乘坐一段时间的水上小舟才能到达,这种客栈本身便带有一种不流俗、不喧哗的风格。客栈采用暖色调的原木与通透式的玻璃,白天以自然光为主,在夜晚,蓝色的湖水旁呈现出暖色调的小屋,颇具温馨浪漫之感。湖边的客栈,没有钢筋水泥,没有车来车往的街道,更是一个观众向往的心灵的寄托,是一种置身世外的视觉符号。

  客栈外面的湖面形成冷色调为主的风格。湖光山色、天高云淡,或是一群人在船上欣赏这美景,或是陈翔一个人在船上弹着吉他哼唱,冷色调的湖面与天空,让观者在一瞬间仿佛都随着这开阔的湖面也心情顿感放松。不同于演播室内的节目,大量的科技场景灯光舞美带给观众的视觉冲击,这里的自然风光摒弃科技的冰冷美学,晨曦、野鸭、星空与轻舟共同打造这极致美景。泸沽湖的神秘色彩,摩梭舞蹈晚会,凸显了美丽中国、生态中国和文化中国,深刻触及了生态中国与美丽中国的时代命题。

  如果说传统综艺节目是靠情节、互动与竞技元素,那么,慢综艺节目是以情动人,彰显情怀。在行动不便的佩妈从几千里之外飞过来看望刘涛,为刘涛和王珂夫妇的十周年纪念日庆祝,而腿脚不便的她却没有了当年录制《花儿与少年》时的身影。刘涛为“妈妈”洗脚,并蹲在地上为“妈妈”仔细的擦拭。此时,观众已深深感动。镜头随后回放,当年《花儿与少年》中,刘涛腰痛去按摩,佩妈在小店守着她,半夜里靠墙打盹……镜头的回放,使此时的情感得到升华,字幕出现“往后,山河湖海,感情依旧”,让节目情感喷涌而出,感情的抒发变得更加强烈,更能引起观众的共鸣。中华传统美德体现在这种种细节之中。

  此外,王珂对刘涛的赞赏让观众时刻感受到这对中年夫妻的甜蜜,尤其是王珂的口头禅,“涛,你太棒了”时刻出现在观众的耳边。刘涛尝试着做瑜伽新动作,并叫王珂来看时,刘涛预言她老公又会说她太棒了。果然,王珂进来看到刘涛做的新动作后立刻称赞妻子“太棒了”。在快节奏的当下,每日出入在钢筋水泥的城市中,人们已习惯将自己包裹起来,不敢轻易表达内心,而在这节目中,让观众体会到了“回甘夫妇”的夫妻之情,“清尘夫妇”的情侣之情,陈翔与王珂、纪凌尘的兄弟之情,还有客栈客人与她们的友情,这种慢下来逃离尘世喧嚣的温情文化,让观众在治愈系文化下得到放松与心灵的慰藉。

  不同于传统综艺节目的冲突与矛盾,快节奏与跳跃的叙事,慢综艺节目更忠于进行正能量的引导和打造正能量舆论场。例如,为了客人希望的一场求婚仪式,所有客栈的成员都偷偷地进行准备,为了给女孩惊喜;姐弟恋的纪凌尘每天都有哄生气的阚清子的方式;客栈小伙伴们精心筹备老板与老板娘的结婚十周年纪念日;在节目的最后,大家悉心为曾经来到客栈的每一位客人挑选一件有意义的礼物……在节目播出期间,交互平台上弹幕和微博讨论的话题无关互撕与PK,而是关于这些人物之中的感动与感激。这些弱化明星光环打造正能量的舆论场,彰显了节目的独特个性,承载着节目的价值传递。湖南卫视慢综艺节目正处迭代发展中,2017年一季度《向往的生活》和三季度的《中餐厅》已形成了固定的收视群体,同时《我们来了》也成功的将女性真人秀节目与中国传统文化相融合。在第四季度虽有各大卫视推出数档类似节目,如《青春旅舍》和《漂亮的房子》等,但《客栈》能够在播出时始终保持收视第一的成绩,网络媒体的持续发酵也是慢综艺节目的助推力。

  此外,节目在形式与内容上充分体现了中国文化。节目清新明朗、安静淡雅,航拍的蓝色湖面远景镜头常常用来转场或是表达节目意蕴,原木结构的客栈房屋让观众仿佛感受到家的温馨,让观众沉浸其中。更重要的是,传统的劳作模式、大家庭式的相处、中式庭院、出行代步的木舟等颇具中国传统特色的视觉符号,营造了一个诗情画意的意境。意境是中国传统艺术追求的最境界,节目将地域之美与中国传统的劳作之美巧妙糅合,实现情景交融的意境美,并通过情感充沛的艺术表达达成观众与节目的共鸣,回应当代社会共同的价值诉求与情感诉求。[2]

  慢综艺节目一般主题细微、人物与情节的真实是节目的宗旨。不需要像以往的以宏大叙事为主的纪录片如《故宫》《大国工匠》和《辉煌中国》,此类作品主题宏大,拍摄地点跨越千里,常采用全景远景的极致景别。而慢综艺节目的这些故事的叙述并不需要宏大的主题,展现的都是生活中的小事与感悟,只需带给观众些许感动、力量或启发,而这些恰恰符合中华民族的传统价值观和提倡弘扬的道德标准,给观众以正能量。从湖南卫视2018年初的《向往的生活》到第三季度推出的《中餐厅》,再到第四季度推出的《客栈》,主题都细微普通,貌似日常生活的细枝末节,却能吸引观众,并保持高关注度。几档慢综艺节目的共性都是对本真的回归,人物在日常生活中碰撞出火花,引导观众思考,让生活慢下来,细细回味。没有真实为内核,慢综艺节目便失去了价值。可以预见,接下来两年,更多慢综艺节目将在一线和二线卫视推出,保持真实性和原生态的生活体验和情感展现,不介入,还原生活的本真,将极大满足当下观众诉求。

  慢综艺节目应凸显中国文化。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不只体现在诗词、书信,还有建筑、图画、音乐、思想和民俗风情等。《向往的生活》类似于传统耕作和聚居的模式,《中餐厅》以集体经营、传播中华美食点名“中”之文化主旨。《客栈》从“客栈”这种传统中式的称呼到家庭式手工劳作式的经营方式,无不体现中国文化。与《中餐厅》相比,节目的情节更加纯粹,对情节的设定更少,人物的任务也更加简单,节目中的一山、一水、一屋、一事的单纯更凸显中国传统文化的淡然与意境。此外,慢综艺还应追求画面的精美细腻,保持节目形式与内容的和谐统一。

  此外,在今后的慢综艺节目中,要讲好中国故事,应注重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梯级开发,挖掘中国文化的独特细节,坚守主题的正能量,才能在慢综艺节目的生产上持续发力,运用电视传播特点并融合新媒体讲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塑造中国形象,增强文化软实力。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